啟泰雜誌
 

首頁
啟泰新聞
啟泰雜誌
啟泰歌曲
啟泰照相館
啟泰放送局
啟泰點滴
啟泰檔案
啟泰連結
留言

 

S-File 2001/11/19
星星問

陳啟泰
不愛讀書的自我態度

回顧今年,演藝界「紅」得最快的,相信非陳啟泰莫屬。入行十一年,早已不是新人,忽然大紅大紫,他卻說並沒有別人以為他會有的吐氣揚眉、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;鏡頭前,陳啟泰西裝筆挺、談吐得體,予人學問淵博之感,但原來他從來不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;二十六歲才開始發「明星夢」,但夢也做得比別人理智,他很早就清楚知道自己不會是黎明、張學友、陶大宇,要求的不外是在比較好玩的行業媮取金錢,積穀防飢。「總之,我不是你們想像中的人。」陳啟泰如是說。

其實我不喜歡讀書

其實陳啟泰營造的形象和人所共知的學歷背景看來,很多人都會以為他一定是個學識廣博,很喜歡看書的人,但事實剛好相反,他只會看汽車雜誌,甚至有時只是看當中的圖片。「我不懂看日文,但單看圖片也很開心。」

「我是一個喜歡返學,但不喜歡讀書的學生。記得在香港唸聖保羅男女中學時,校方很重視學生的音樂修養。中二那年我『肥』了幾科主科,只能試升中三。中三那年成績更差,但因為我是合唱團成員,校方竟准我直升中四。」其後在加拿大渥太華卡爾頓大學(Carleton University)讀書,本來選擇工程系,然而所有該系的學科均不合格!但他覺得總不能拿不到大學學位,計算之下發覺經濟系的學科較易取得及格分數,結果便選擇了經濟系。這都是算符合「經濟效益」,學以致用吧!

《百萬富翁》的問題不少問及中國文學和歷史常識,這是他最弱的一環,但就算是其他問題,他也說未必知道答案。「若果我是參賽者,可能最多取得四千元獎金,因為我不是一個很有知識的人。」陳啟泰說。

其實我腳踏實地

大學畢業回港,那時才只有二十二歲,「太年輕了,根本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做甚麼。」Ken(陳啟泰的暱稱,他的英文名是Kenneth)說。銀行員工、消防隊長、督察,甚至飛機師也曾報名投考,結果消防處和某美資銀行聘請他,他選擇了後者,想試一試自己的學識能否勝任客戶服務部主任一職。然而年半後發現自己根本做不來,而且不喜歡刻板的生活,毅然辭職,轉行做廣告製作,有時兼職做模特兒,和娛樂圈沾上邊兒,開始發明星夢。「二十六歲才發明星夢?家人不反對嗎?」記者問。「我的母親從來不管我做甚麼,父親也不反對我自己所選擇的道路,三個哥哥也支持我的決定。雖然很多人說娛樂圈是『偏門』,但不代表這不是正常工作。」

在許多人眼中,娛樂圈又怎會是正常的工作?看似太多竄紅賺快錢、賺大錢的機會,令一般人認為演藝人都是機會主義者,被喻為夢工場的行業也不會是一個踏實的地方。但陳啟泰也許是例外,他說他一直深知自己不是黎明、張學友、陶大宇,「娛樂圈沒有排隊『上位』,所以千萬不要等機會,因為多數無機會。我相信運氣,雖然我不想說靠運氣,但我的確很幸運,入行至今未試過under show(演出少於指定的數目),可以拍電視劇、做司儀,甚至出唱片,而且每年均有積蓄。做多十數年,我便可以過退休生活,當然,清茶淡飯是足夠的。」

因為踏實做人,所以當大家一致認為Ken憑《百萬富翁》「上位」時,他卻一臉不以為然,「因為從未想過自己會大紅大紫,所以便沒有甚麼吐氣揚眉、守得雲開見月明的感覺。」總之,努力地做好自己的本份,便最開心。

其實我很負責任

基於天生強烈的責任感,Ken縱使不喜歡讀書,科科「肥佬」,也堅持一定要大學畢業,向父母交代;亦因為這份責任感,令他決定不生兒育女,只改養兩頭小狗。「我不是太喜歡小孩子,覺得有99%的小朋友都很頑皮,不聽話。可能是太多父母不懂得教導孩子,縱使教好孩子,但外間實在太多誘惑,而且人很聰明,會懂得教唆身邊的朋友學壞。但狗不會,狗隻十居其九都很聽話,好像我養的約瑟爹利,今年四歲大,從小我便教導牠『分享』,不可搶奪主人或其他狗隻的東西。一年前我在愛護動物協會領養了一隻唐狗回家,約瑟爹利不但沒有吠唐狗,反而經常親親唐狗。我很看不過眼有些主人在生育孩子之後,竟責備狗隻心生妒忌,咬他們的嬰兒,天啊!狗是獸類,牠的本能是搶奪你手中的東西,咬住不放。以前牠這樣做你會讚牠做得好,現在卻罵牠不可這樣做,對牠是否公平?」

「我常說養狗是一生一世的事,因為狗隻把牠的生命交付於你,終生帶給你無限歡樂,怎能不終生待牠好以作答謝?」Ken感慨地說。今年九月,他擔任愛護動物協會「愛心大使」,奉勸市民不要亂買狗隻,畢竟少一個主人棄養狗隻,街上便少一頭流浪狗。

他痛心時下青少年責任感低,面對因難時,只會逃避責任,甚至自殺。「做人處事,最基本的要求是有責任感,我們需要學習如何解決問題和承擔後果,不能逃避。」他還狠狠地批評:「若果讓我踫見學生跳樓自殺,我一定上前狠狠地責備他,有甚麼問題會解決不來?嚷茩n生要死?教訓完後我才會『一腳踢他落樓』!這些人還留在世上有甚麼用!」

其實我很快樂

也是一種錯覺或定型,很多人都有這樣的以為:演藝中人提供的雖是娛樂大眾的事業,但由於比其他行業更要爭名逐利,快樂的人似乎不多。

「五、六年前還在無線時,我的確沒有現在這麼開心,那時經常,何時才輪到我『上位』?後來想通了,人活茬怑垠n開開心心過日子,而且我求的只不過是多賺點錢,留在無線我會難有突破,轉投亞視反而有新鮮感。加上亞視演員少,演出的機會較無線多,由於我會說流利英語,我還可以做司儀,賺外快。」真是求仁得仁。

「我自小便很喜歡唱歌,大學時與幾個同學組成樂隊,我不會玩樂器,便當主音歌手。其實十多歲時便很希望做歌手,有自己的唱片,但一直得個『想』字,直到今時今日,終於有唱片公司為我推出唱片,雖然是細碟,但總叫擁有過。若果反應佳,我會開心;反應不佳,也叫自己『死心』。何必為銷量而為難自己?」

貪靚的他保持每天健身,「以前我很怕自己會有一個『大肚腩』,為了身型好看,於是日日健身,已習慣了二十年。現在雖然也為貪靚,但更加蚨穧菑v的健康。」

「學會放鬆自己,保持心境愉快,健健康康的生活,就是最寫意的生活。」陳啟泰說。

後記:相信運氣?相信自己?

在訪問過程中,陳啟泰不止一次提及「運氣」,他很相信運氣,覺得自己比很多人幸運,九O年入行至今,工作從未間斷。九八年離開無線電視轉投亞視,第一套演出的劇集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》,好評如潮。現在更不用說,不少人戲言,他現在豈止是「百萬富翁」?但記者覺得,他在相信運氣的同時,他也相信自己的實力,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到,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好,時來運到,一舉成名。

採訪:陳燕蓉
攝影:陳偉能

鏡頭前的「百萬富翁」陳啟泰,塑造了一個智慧型的形象。

Ken在無線的第一份工作是主持《香港早晨》。當年能做該節目的主持人,必須是大學生。學位對他,始終重要。

 

陳啟泰真的很紅,走在街上,擁躉不少。但他說並沒有飄飄然的感覺。

 

陳啟泰最近曾數次帶太太來亮相。對於婚姻生活,他說得最多的是:夫妻二人都有共識只養狗而不要小孩子。

 

Ken積極參與社會慈善活動,早前出席「護苗基金」捐贈活動,又擔任愛護動物協會「愛心大使」。

 

在劇集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》中,Ken飾演山本龍一,是一個比較多人記得的角色。

 

早前Ken擔任鄭秀文的演唱會嘉賓,合唱《教我如何不愛他》。Ken表示已準備年底出碟,以他喜歡的慢歌為主。


萍萍注:

在此要特鳴謝這篇訪問的採訪記者陳燕蓉,在十一月中我收她的電郵,告訴我報導已刊出。由於「陽光校園」是隨學校訂戶附送的報紙,所以報販不會有售,還主動寄了五份給我。

她亦告訴我一些採訪逸事:「順帶一提,Ken的確沒有明星架子,每次傳呼他,他都會盡快親自回覆。而且是次訪問,他足足給予記者兩小時時間,相比一些藝員,每每要求訪問時間不超過十五分鐘,天啊!十五分鐘我怎能做好一篇詳盡的個人專訪?

也許是陳啟泰平易近人的性格,令你們喜歡他吧!」

的而且確是這樣。

 

上一頁 | 首頁 | 向上 | 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