啟泰點滴
 
首頁
啟泰新聞
啟泰雜誌
啟泰歌曲
啟泰照相館
啟泰放送局
啟泰點滴
啟泰檔案
啟泰連結
留言

 

【殭友獨家專訪】完顏不破-陳啟泰

 
   
【殭友獨家專訪】完顏不破-陳啟泰:序章


緣繫殭屍

 

說起亞視的經典,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》絕對是其中之一。凡看過的都說喜歡,這麼好的一套劇集,是啟泰由 TVB 過檔 ATV 後的第一套劇集。啟泰講到他為甚麼會過檔 ATV。「其實當時沒有特別想到去向。記得那時阿冼(監製冼志偉先生)還在,我們在九龍塘一家餐廳見面。阿冼拿著劇本跟我說殭屍的故事,我覺得很新鮮,是從未試過的。阿冼很有熱誠,講得很好,而且我一直都是做些比較定型的角色……山本一夫這個角色心路歷程、角色變化都很大,所以覺得很吸引。」啟泰坦言,當時對於《殭》劇沒甚麼概念,沒想到是好還是不好,《殭》劇得到的迴響是未知之數。
最後《殭》劇得到這樣的反應,大家當然很開心。啟泰拍的時候對這套劇有甚麼想法?「其實拍攝的時候 ATV 沒有特別大力投資或宣傳,只當《殭一》是普通劇集般。我一邊拍一邊覺得很天馬行空,我未試過拍這樣天馬行空的劇集,只是想:應該會有人看的,收視可能是 10 點 8 點。沒甚麼期望啦,不過拍得很開心。」
 
《殭一》與《殭二》在角色安排或敘事方式上都有很大的差異,難免令人將《殭一》《殭二》比個樂此不疲。小記也要啟泰比一比。
「一定是喜歡《殭一》多點。因為《殭一》戲味濃厚很多,主線演員比較少,有較多篇幅去描寫感情。《殭二》角色太多,相對的人物描寫就不夠。由於支線過多,我們甚至要在拍攝中打電話給陳十三問劇情,以免混淆或做出不合自己角色的舉動。而且《殭二》特技太多了,觀眾已經不是看見特技會覺得很驚歎的階段。《殭一》的主線是戲啦、人情啦,譬如第一集講鬼的,觀眾會覺得有親切感。《殭二》講我和阿照都會飛,太脫離現實了,少了親切感,特技再好看也沒有用。」相信很多人喜歡《殭一》是因為對情的描寫並不狹隘。像山本一夫,除了與珍珍有感情線外,有與女兒山本未來的父女情,也有與況天佑亦敵亦友的特殊關係。啟泰很喜歡這樣的安排。
「角色感情很複雜的,轉變也很大:從一個看起來是壞的日本人,到後來亦忠亦奸,偏向忠的角色,我想這樣的角色對任何演員來說都很吸引。永遠做忠的也很悶呀,很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。」相反,《殭二》的變化就很小。「我好像只有一個使命,就是在單元堸竣@個地獄老師,然後去幫忙打將臣,比較平舖直敘吧。」
 
 
既然「情」在《殭》劇堿O這樣的深刻,啟泰最喜歡《殭》劇堛滬一段呢?「與未來(張文慈飾)的父女情感覺很特別,我也不是很老吧∼很少當爸爸,還有一個這麼大的女兒,幾乎是沒有機會發生的,只有殭屍的故事設計才令這變成可能。起初很困難,但原來也很好玩。未來從很憎恨爸爸,到後來開始接受爸爸,我覺得那段最感人,我最喜歡。」
「另一段是《殭二》堛煽_生(張國權飾),戲堨L叫我契爺。當時不只戲堙A戲外我們的感情也增進很多。我本身不太喜歡小朋友,但張國權是我喜歡的其中一個。拍地獄老師那一段是挺開心的。不過最近沒見他,可能不喜歡他了……他長得那麼高,哈哈。」
 
有留意啟泰的朋友都會知道,《殭二》完了後的四年,啟泰斷斷續續都有表示想拍《殭三》,為甚麼會這麼想拍?「我自己的情意結啦…… ATV 給過我很多東西、很多機會,我不介意一直做下去,我只希望《殭三》會對 ATV 好,希望《殭三》能成為 ATV 的代表作。」那啟泰期望收視會怎樣?「希望可以有兩位數字的收視啦,也算是很大的期望。」

看過《殭三》的大綱,殭迷們都對「古今中外」四個字感到苦惱,擔心《殭二》已經有點亂,《殭三》不會更亂?「這個我倒不擔心,古今的分野是挺清楚的。相信古今的穿插不會太多,暫時沒有覺得《殭三》亂啦。」
「我想《殭三》會回到《殭一》的樣子,演員少,主線清晰,故事簡單點。」雖然對《殭三》還沒有很完整的概念(因為劇本與演員仍存在很多變數),但啟泰還是很樂意告訴我們關於《殭三》的一點點。
「我的角色名字叫元不破。故事會由宋朝講起,首兩集有一個叫銀瓶的角色,是我的宿敵,我常常想跟她過招,但其實我是欣賞她,喜歡她的,由誰來演還沒有確定。至於時裝的部份,我可能會和陳煒有感情線,但是甚麼程度的就不知道了。」因為劇本仍然在寫,所以演員們對時裝的部份還不太清楚。但啟泰透露,他們最少會用二十天時間拍攝開首兩集,目標是拍個有電影感的開頭,有點像《殭二》的做法。
 
印象中啟泰演的古裝劇只有兩套,一套是《神鵰俠侶》,另一套是《英雄貴姓》。提起古裝,啟泰形容是“非常不喜歡”:「在《神》劇媞t一個道士,造型非常的古怪啊!」那殭三有古裝的部份,啟泰又覺得怎樣?「今次我覺得還可以接受,甚至是有一點意外驚喜。因為今次的角色是金人而不是漢人,髮型不會太傳統。加了點顏色,弄一點散髮,我覺得更像古羅馬的風格,應該不會很突兀吧。」啟泰還打趣說:「哈!要我穿尹天照的小子裝就死定!」
當筆者提到,殭屍在香港以外,如台灣也引起很大回響。啟泰回應說,殭屍是亞視少數能在未開拍便能賣出的劇集。其在國外的受歡迎程度,實在叫他意想不到。「其實如果在國外有影迷認得我,我也會捉著他們問他們曾經看過甚麼劇!」要知道像神鬼、殭屍一類劇集是不能打進中國市場的,但殭劇卻例外。「上回我在國內出席一個活動,竟然有影迷找我簽名拍照,而他們都說很喜歡殭劇。」
談到台灣市場,啟泰說殭一、二在台灣的反應理想,所以這次亞視也很重視播影權的買家。「這次希望能賣給台灣的非有線電視台,令更多觀眾能看到殭劇。」
 
 
傳聞 ATV 想在下年開拍《殭四》,還想用全新的演員,啟泰對這個消息有甚麼感覺呢?「我也希望 ATV 開拍《殭四》,但下年的話……我想不可能這麼快,而且全部演員都用新人會很危險,畢竟演技跟觀眾都是要累積下來的。即使兩三年後,原本的演員也不是很老啦,不用淘汏舊人吧,哈哈。」
 

 


宿命人生

 

《殭》劇講的是宿命,《吉祥》講的也是宿命。啟泰覺得亞視是拍這類「不信不行」的劇集特別吸引,而他本身也相信宿命。「信!我信宿命,信命運,信緣份。我不會主動去『睇相』改命,但有緣遇上贈我幾句的我不會抗拒,我信這是命運的安排。」
「我也相信世界末日的。當人可以不死,接近殭屍的長生不老,必定會有另一種力量出現,令人死亡,那就是世界末日。這種力量可能是戰爭,可能是病毒,最近五十年發生的病,比前五萬年要多很多。感冒也可令這麼多人死,都是人自己造成的,是一種象徵,告訴人類是做錯了一些事情,開始要改變,怎麼可這樣養雞的?一輩子都不能動,只可吃喝拉睡,當然會死了。所以我都相信這些預兆的。」
 
 

可能是因為人大了,又結了婚,啟泰覺得自己成熟了,名利看得比較淡,比較平靜。「《百萬富翁》創了收視記錄,之後我還是一樣的工作,我不會變了另一個人。只是多了訪問,人工高了一點,可能退休的時間可以早一點,但其他都沒有分別。可能會有多些人認識我吧,但我的生活不會有改變,我一樣是喜歡遊車河、放狗,不過這樣。」

「這兩年,我從《百萬富翁》時半年都沒有一天假期,到現在可以持續兩個月在家休息,遊車河、放狗、逛街,是很難習慣的。如果不看淡一點,不懂去接受或者調節自己的話,任誰都會瘋掉的。」

這麼說,啟泰算是澹泊名利嘍?「未到澹泊名利,只是順其自然吧。我比較實際的,名與利都重要,但利更重要。有錢的話我可以退休回去加拿大,不回加拿大,在香港買間村屋養狗我也很開心,也能過日子的。名雖然能賣錢,但不夠實際。」
 
 
看淡名利的背後,是經歷過多的起起跌跌。從入行時在 TVB 一直不是做主角,到今天在 ATV 有頗重要的位置,啟泰體會到起是恩賜,跌是必然。「這一行有很多人只有『平平平』與『跌跌跌』,能經歷『起』已經很難得。幸好之前有很多training (訓練),讓我知道這一行是這樣的,所以我會處理得比較好。如果我一入行就有很多機會,沒有了這些訓練,現在就會很痛苦了。」
 
名利看得淡了,跌倒也不會很痛。啟泰更怕的,是長時間沒工開。「有一段日子 ATV 的老闆完全不開戲,連綜藝的節目也不開,那是入行以來最閒的一段日子,整整三個月沒工開。不會很痛呀,因為有糧出,我可以去玩。但我真的很怕沒工開,我會覺得很荒廢的。那時只有三十二、三歲,很年青,在家塈b著我打算六十歲才做的嘛!」
 

啟泰想過的日子很簡單。改裝車、帶狗去玩、去遊車河──簡單不過的生活,啟泰已經覺得很多姿多彩。「最開心是有一天我可以選擇做還是不做。我當然會選擇去做,但可以選擇不做是很開心的。這樣的自由很難得,我想十個香港人十個都不能選擇呢。」

幻想著閒時去 SPCA 當義工,想拍戲時可以拍《警訊》、《繩之於法》過戲癮……「有天可以這樣的話就很開心。但我不會退休的,因為我真的很怕長期不開工!」
 

 

 


笑看星途

 

從 TVB 轉到 ATV,感覺一定很不一樣。回想起第一天入廠,啟泰說,那種感覺很特別:「始終是由大台轉到細台,製作方式不一樣。但也很快習慣了。 TVB 製作大型節目是非常嚴謹的,工作人員會不斷提醒你要抓緊時間;在 ATV 卻是自己走到台邊等。 ATV 堛熒P覺親切很多,因為人比較少,關係是朋友和同事多於只是同事。」
 

 

除了《殭》劇以外,2002年的《吉祥任務》也是不少殭迷/啟泰迷很喜歡的。不知道啟泰自己對這劇有甚麼感覺呢?「《吉祥任務》是一個很『抵拍』的劇,演員不貴,拍攝時間又短,平均收視率卻有差不多9點,極具成本效益。這是一個講『棺材仔』的故事,大綱挺有趣的,我很喜歡。」

「吉祥的懦弱性格,是刻意設計的。」
有些觀眾朋友覺得吉祥這個角色太懦弱了點,啟泰回應說,這是刻意設計的。「起初的設計是更弱的啊,譬如說跑步會追不到詩馨(萬綺雯飾),或者是要詩馨救他。我不介意的,我本身做英雄也不是太出色,這樣的設定更有趣。主角不一定要像超人,甚麼都贏吧。」
 
 
《吉祥任務》埵酗ㄓ眥囮@戲,啟泰說他對打戲完全不抗拒。「每一個導演或舞指要求我做的動作我都有完成。除非是實上沒可能做到的,例如要我打個空翻,我怎麼練也不可能做到的,便唯有用替身。其實有些動作我也有做、有拍,可能是我不會舞術,做出來不好看,導演便不會用了。」

可是在《吉祥任務》堙A替身的出現也實在是很頻密……「《吉祥》實在是沒有辦法,因為拍攝檔期夾在兩個《百萬富翁》之間,我真的沒有檔期,甚至拍到一半要離開去做其他工作的,逼不得已才用替身。」

啟泰坦言,動作戲是為了劇情需要,他不會特地去學武幫助未來戲路發展。「始終我的興趣不是這樣。我還有其他的要改善啦,譬如希望普通話再進步,對主持的工作有幫助。功夫不是我的首選。而且……這個年紀才去學,學完還有幾多功夫片要拍呢?功夫片應該不是我的主流發展方向。」
 
出過一張碟,成績還可以。但啟泰覺得歌星夢只算圓了一半。「另外那一半……我想有人覺得我唱得好聽啦,我希望做到杜麗莎那種唱家班,受人認同。我知道很難,但我希望能做到。夢想啦……」

如果有唱片公司肯簽啟泰在主流市場發展,啟泰說以前的他會想去的,但現在不會了。「那種路線,我試過……但不太理想。如果再簽,我想出英文歌的發燒碟。有傾過的,可能過些時候會出,順其自然啦。」
 

《粵港越好玩》在播出前被看淡,還以為自是普通的旅遊節目,出來了效果卻不錯。三位主持「大佬 Ken」、「小 Ben Ben」和「小妹」各有風格,但也有一點批評的聲音。「還可以啦……其實《粵港》中阿 Ben 和靚妹很重要,有人批評主持太玩、太樣衰、太癲,才能吸引人來看。我覺得他們演繹得很好,很有性格。」(「會拍第二輯嗎?」)「有這樣的計劃,亦有內地電視台提出合作建議。但若加入內地主持,可能會有些格格不入。待亞視安排吧。」

另一個有特色的節目《食出奇蹟》,真的是一個奇蹟呢。從沒想過啟泰會親手打魚蛋 ,「難得老闆不介意說有甚麼材料。那是挺好玩,挺特別的節目。半小時介紹一間食肆,平常的節目可能已介紹了四間,手法是不同的。」節目出街後,食肆生意一定大增!「老闆都說要請飲茶呢!」

 

 

版權所有©殭屍之友通訊站,請勿私自轉載本站的訪問及任何圖片

與陳啟泰相逢】2010年取得殭屍之友通訊站-復生授權轉載

 

首頁 | 啟泰新聞 | 啟泰雜誌 | 啟泰歌曲 | 啟泰照相館 | 啟泰放送局 | 啟泰點滴 | 啟泰檔案 | 啟泰連結 | 留言

上次修改此網站的日期: 2010年07月12日